2013.06北京畫院、中央美院講座聽眾藝術史問答

2013.06北京講座之後學者來信,小虎非常感激
以下是我們討論的內容:--小虎

2013.06.15
徐老师,您好。
连续三天,我听了您四场讲座。对我的触动特别大。
其中您讲的沈周只有五张真迹这个题目我特别感兴趣,我想问下您:

Q1 只要结构不合沈周时代的肯定就不对是吗?
 
A 結構 不合,小虎目前認為是來自時代的不同

Q 2 沈周本人临仿前人的作品您专门区分过吗,比如<临戴进谢安东山图>,您也给她判死刑了吗?
 
A 戴进谢安东山图這件不是沈周時代的作品,更不是戴進時代的結構
 
Q3 立轴与手卷的视角似乎不同,<京江送别图>手卷也不对吗?

正是 . 立轴与手卷的视角「似乎」不同, 但小虎認為每個時代的立軸和手卷的視角的確相同。祇是立軸所看到的範圍比較有限。但你可以試試看,把同一個時代的立軸「塞」在同時代的手卷裡,它很可能會符合那手卷。(不知這中文通不通)

Q4 所谓的粗沈、细沈您认为还存在吗?真迹只有五张,已无法讨论。

A 原來應該有的,沈周晚年、和晚年以後。早期的「廬山高」= 細; 晚期的「夜坐圖」=粗=自在=個性出來了。

但是這個粗細之別,可能不是我們平常由後人之作所理解所誤解的粗沈、细沈
 
Q 我也很有兴趣把沈周山水画按结构形态重新排列一遍,看看会是什么效果。

A 那太太棒了。 排排試試看! 加油!小虎認為《沈周現象五百年》早晚應該出來,是一本15-20世紀的重要的吳派繪畫史
 
Q 另外,您说黄居寀的那张画与明代戴进的结构很像,这个我承认,但黄居寀的 气息特别古,跟明人还是不一样。

A 小虎說的是明朝邊文進(不是戴進)。 這個作品是特意為了造假而製造的,當然得試試把它畫得古老氣一點、笨拙一點。但是,如果我們來比一比另一張真的五代花草畫《雪竹圖》(徐熙款),就得知五代畫家一點都不拙,反之,《雪竹圖》達到了全中國寫實同時寫神靈的最高峰;那個水準是世界之畫作無可比的。那麼,當時得了幾乎同樣高評價的黃居寀,繪畫的如此差?更要緊的是-他的結構會如此不符合五代,而像明朝嗎?
 
徐小虎回答匆匆忙忙 

2013/6/22
Q. 徐老師:
   我實在太開心了。沒想到您會在百忙之中給我回信。這種感覺太好了。因為我在南京藝術學院上學時,看到五代兩宋繪畫時,就想過,有些畫怎麼這種風格變化這麼大?但因為我們在國內這種環境中久了,只是那麼一想,并沒有深究,而且也沒有膽量打破這種被認可的說法。
  聽了您的講座,我覺得有問題的就可以去好好研究。《鵲華秋色圖》您已經證明了他與趙孟頫無關,但很多人不認可,似乎是不想給李鑄晉難堪,我覺得這張考慮太不像話了!我很氣憤。

A. 李老師當年沒有像我們現在那麼多能作參考的圖檔,我們當時的參考資料都是極小的印刷品,幾張幻燈片,只有現在的百分/或千分?之一吧,也沒有敦煌資料;大陸封鎖,更沒得看到新資料。李老師的《鵲華秋色》當時震撼了整個學界,小虎自己也以他的說法解釋了元朝繪畫展之啟蒙,也沒多想到會花錢後彼此連貫的重要性。 當時沒有做仔細檢驗的機會。
直到1980年代到台灣,得到親自提畫的機會,才能夢想到現在那種研究。除了時代觀點以外,此書仍然是學生應該讀的(特別是國外學生),它用英文仔細地介紹了中國元朝的歷史社會及趙孟頫生平。  沒有那些基本報告,我們也沒得做到今天。

以前很多的研究報告最大的貢獻是歷史性、社會性的。作純藝術史的人就因此得救了,能夠全身全神的工作,祇關注於畫作本身,   不用花時間在文獻整理。

Q. 同時,大陸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剛出版了《沈周繪畫作品編年圖錄》,書里就沒有進行任何考辨,只是簡單排列。我覺得很遺憾。
還有幾個問題,請教如下:
Q1、您主張看畫主要看結構,不看款。法國的李惠聞女士正好是通過研究“其昌”早年與晚年的不同,而進行真偽鑒別的,這個方法您認可嗎?

A.小虎目前還不認識李惠聞女士之作。但認為沒有首先找出真跡怎能知道哪個作品比較早、哪個晚? 《富春山居圖卷》   無用和子明兩卷,不以結構及/或筆墨行為斷代看,怎知道哪個早、哪個晚呢?

Q2、關於結構與視角分析,在國內不太重視,您有無推薦的書,我想好好學下結構、視角分析法?沈周的手卷我就不會從結構、視角方面來分析。

A. 結構分析來自維也納學者Alois Riegl 和瑞士學者Heinrich Wöfflin。在中國藝術史學門,Princeton 的方聞教授是第一位引進了他們的結構分析法,1967以前的著作都強調這種純藝術性的研究(撇開落款紀年,首先祇看畫作本身)- 典型的是他那篇倪瓚存世的唯一真跡《容膝齋》研究。

至於視角和筆墨行為分析論,是小虎最近幾年在台灣退休後琢磨出來的。希望哪天能跟一批同學一起來仔細的釐清整個17世紀,再來18世紀。  目前的報告祇是還沒有成熟的,真是需要小組一起作的究。

Q3、關於《沈周現象五百年》,我覺得可以把時代風格先做出來,即成化弘治結構、正德嘉靖結構、隆慶萬曆結構、泰昌天啟崇禎結構,,,等。您覺得可行嗎?

A. 正是,真在考慮做這個事情,但是萬曆崇禎到乾隆沒更仔細地有證據地作分析排列,還不能有把握地作報告。 有了像倪亦斌博士那樣的學者,以他所考證的瓷器上呈現 的《西廂記》圖案製造年款排列 - 為(紙絹)繪畫史的證據,這樣,一起努力發掘排列,就能很快作出有用的參考 :)
 
Q4、關於您說的樹木的排列研究,其實國內出版社出過很多以歷代名作中的樹木為局部的書,但他們只是簡單排列,沒有以結構區分。這個確實有意義。

A. 的確。 在故宮武英殿門口的鋪子裡看到了這種書,當時興奮至極,但身上沒帶錢就沒得買。滿遺憾的。 近年教書時就是請學生作這種資料收集以及分析、作報告時,一齊排列。。。但圖檔沒故宮那系列的清晰
 

Q5、我給您說的北京國家博物館在展的沈周《桃花書屋圖》,我覺得時代不對,但具體怎麼看結構,我還不會。現把圖片發您看下。

A 這個可能不是沈周時代的作品。 可能是嘉靖時代(16世紀)的貢獻吧? 一個比較早期《廬山高》 那種15世紀下半期結構之演化 -(待考看到更大的圖檔或原作)。 

 Q6、國博同時展出的還有號稱文徵明87歲畫的《真賞齋圖》手卷,我也懷疑不對,沒有全圖,只能發局部給您。您說的文徵明真跡就找到兩張,方便透露是哪兩張嗎?

A. 那個片段蠻漂亮、秀氣,可能屬於隆慶萬曆初年
生黃捷瑄找出的山水立軸型是《江南春》(七十有八?-設色立軸,以及蠻大的冊頁型的水墨《山水》   (八十有七?)都在台北故宮
 

  Q7、我見到了一張趙左的山水手卷,是給茅元儀愛姬去世后的悼亡之作,我準備寫篇文章,講講裏面的故實。但我不知道從結構分析上,這件趙左過不過關,可以也發給你您麻煩看一下嗎?我很害怕這是託名趙左的作品,那我的文章就沒有價值了。我知道有《趙左研究》這本書,但大陸看不到,我覺得作者應該也沒有見過這件作品。

A.那本書應該是台大早期在故宮的指導之下同學碩士論文吧,可能是文史哲出版社?   上網查查

您寄來的那個東西可能與傳世的米友仁畫樣有關?希望能多看清楚一些,目前看好像蠻棒的畫,蠻差的書法 (還沒研究過趙左。 得等到董其昌研究開始。。。)

Q 我在北京,從事書畫工作,接觸的明清書畫比較多,所以想好好研究下明代。有太多疑問,我準備找個突破點,好好研究一個人,愿這種願望早日實現。

A 太好了,能幫忙的地方, 很願意參加您的工作!

One thought on “2013.06北京畫院、中央美院講座聽眾藝術史問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