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虎簡歷

徐小虎教授 (Joan Stanley-Baker) MLitt DPhil Oxon

徐小虎自幼成長於多語言及跨文化的環境。她的小學和初中學業分別完成於羅馬、重慶和上海,高中則在美國華府就讀。她對視覺與表演藝術的熱愛與熟練來自美國以人文教育、藝文創造知名的班林頓學院(Bennington College, Vermont)的長年薰陶。而她研究方法學的尖銳條理則得益於在普林斯頓大學研究中國藝術史時的鍛鍊。此雙重創造與邏輯的背景充實四十多年書畫斷代與藝術評論的基礎。

在年事更長,已為人母之後,徐小虎又回到校園,在英國牛津大學完成碩士和博士學位。她的博士論文是對一批素來被當作(十四世紀文人畫大師)吳鎮的書畫作品深入考究。在此研究中鑑定出幾幅確為吳鎮極少有的真跡殘片,同時也分別將其他著名而實屬後人作的書畫,作了時代判別,得到歐洲資深亞洲藝術史前威Dr. Roger Goepper、荷蘭林布蘭檢驗所(Rembrandt Institute)所長Ernst van der Wetering、與倫敦大學「藝術史之家」Warburg Institute研究員Paul Taylor之極力推薦。在這部開創性的研究中,她為此鮮為學界瞭解的研究領域,建立了一個更有成效的基準和步驟。2004年徐小虎從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退休,而至今仍持續更深入地研究、發掘、演講或授書畫專題討論課程。

徐小虎也是善與團隊共事的人。在牛津求學時,她是個表現出色的划船選手,曾代表學院、鄉鎮和大學出賽(包括4人與8人賽),並榮膺牛津大學研究院船隊女隊長的重任 Oxford University Graduate Boat Club (OUGBC, Captain of Women, 1986-87); 1987年在Poros舉行首屆古希臘三列槳座戰船(Trireme)試航時,她參加試划並且親身檢驗、體會到關於西元前480年在Salamis打敗波斯艦隊的希臘快船Τρειηρισ上,171個划船手所划的船,應是有著上中下三層的船槳,而不是單排、每槳三人的船槳」的理論。這也是2500年來,三列槳座戰船第一次重現海上。

徐小虎曾任職於美國、加拿大和台灣的博物以及美術館與藝術中心,並且曾任教澳洲、加拿大和台灣的大學。擔任英屬哥倫比亞維多利亞美術館的亞洲部主任期間(1975-80),她負責督導該館以收藏日本文物為主的亞洲部門的典藏和演展空間之設計。她並進行該館的日本和中國藏品研究,出版了數種完整的圖錄。此外,她也為這個美術館的當代藝術展覽加以完整編目,使加拿大觀眾得以認識中國和日本的美學。在台灣,在擔任國立清華大學藝術中心主任時(1991-94)設置了一個國際性多媒體展演場地,並購入一台Bösendorfer 517”大鋼琴,以配合室內樂演出。她也為來自澳洲、日本和中國的當代藝術展出,印行了12種雙語圖錄。1995年,她替希臘的Thessaloniki市規劃了「亞歷山大的四個世界」主題公園,並因此為該市贏得了「1997歐洲文化首都」的經費補助。

在考古方面,她曾經(1999-2001暑假期)引導台南藝術大學的學生認識聖彼得堡冬宮博物館過去80年間,從歐亞大陸發掘出土的絲路文物;並且帶領他們參與由烏茲別克共和國科學院薩瑪爾干考古研究所主持,俄國冬宮博物館東方部主任 故Dr. G. Semenov所領導的Paikend考古發掘工作隊。2002年她在Soros Mentor世界博物館顧問計畫中,被任命為Bukhara(烏茲別克)藝術博物館館長的諮詢顧問。

做為一位教育工作者,她對台灣高中和大學教育中效益缺效的英文教學設計多所批判,促使教育當局對英語教師訓練方式有所檢討。在希臘共和國(1995),她曾對小學教學的基本原則和教學方法提出建言,協助該國教育部和文化部推動了重視文化與創意的主題式教學方式。此一方式不僅在希臘的學校中漸趨普及,甚至也以Melina 學程之名(取自一位熱切為希臘兒童爭取「義務教育中的文化」的前文化部長Melina Mercouris之名)推廣至全歐洲。

她的著作包括《日本藝術》(Japanese Art 1984年Thames and Hudson出版社世界藝術史系列,目前已有法文、中文、西班牙文和伊朗盜版譯本; 增大的新版預期於2014出版),《中國文人畫之東渡日本》(1993年,密西根大學出版),以及她在研究方法上的破冰之作,吳鎮研究,Old Masters Repainted, Wu Zhen (1290-1354) Prime Objects & Accretions(1995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中譯版《被遺忘的真跡:吳鎮書畫重鑑》(2011年台北典藏出版, 2012年廣西師範大學北京BBT出版社)。《畫語錄 王季遷教你看懂中國書畫》2013年7月典藏出版;8月於廣西師範大學北京BBT出版社)。在日本時(1967-71),每週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 以筆名Jennifer S Byrd發表藝術評論專欄,也用其他的筆名在讀賣新聞寫書評、在每日新聞寫食評專欄。其後持續在報章雜誌上發表有關藝術、建築、教育和環境方面的評論。

徐小虎一生追求真實,即使經過的每個國家裡大多數人類崇拜贋品、人說己說,小虎因為真實一直清除地在面前、引起心靈的共鳴,無限的愛與至樂。

重要著作

書籍:

Japanese Art © 1984 London & New York, Thames and Hudson 法文版1990,中文版1996, 修訂版與西班牙文版 2000, 伊朗文(盜)版 2005.

The Transmission of Chinese Idealist Painting to Japan: Notes on the Early Phase. (1993) University of Michigan Occasional Papers in Japanese Studies 21, Ann Arbor

Old Masters Repainted.Wu Zhen (1280-1354) Prime Objects and Accretions (1995).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中文版《被遺忘的真跡。吳鎮書畫重鑑》台北典藏家庭藝術2011年五月出版.

刊物論文:

2008〈由考古代考古證據探討中希文化交流索引出的一些問題〉(英文)希臘伊歐安妮娜Ioannina大學首屆中希文化交流研討會《2004年國際會議論文集》89-126頁;

2006 “Identifying Shen Zhou (1427-1509). Methodological Problems in Authentication” Oriental Art Magazine Vol. 50 No.3. (March 2006) (〈沈周書法真跡之認定:鑑定方法上的若干問題〉)

2005〈文獻霸權必須全罷>《2003海峽兩岸藝術史學與考古學方法研討會論文集》)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史係/藝術史語藝術評論研究所發行

2004 〈何謂書畫斷代?〉《藝術觀點 - 史評所專輯》 第23期 國立台南藝術學院發行(2004)

〈中國繪畫領域中的辨偽爭議:一個評論〉(黃翠梅譯)《南藝學刊創期刊》(2003)

〈甚麼是台灣藝術史?〉(劉智遠譯)《台灣美術》51號(台中2003.1)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遊牧傳統〉(Nomad Traditions in Chinese Culture: Some Central Asian Themes) 呂量弼主編《中華文化與海峽兩岸和民族研究。漢民族研究2000年國際學術會議論(2000年)文集》北京2002.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Notes on the Maritime Silk Road: Non-Chinese Sources on 13th & 14th Century Zaitun (Quanzhou)’〈梵蒂岡宮圖書館所提共的一些關於宋末元初活躍於中國的義大利修士的信件〉南投Chi-Nan University Journal of History Studies,《暨南史學》No.3, (June, 2000, 1-62) 。

〈關于13-14世紀刺桐的外文資料─對方各會修士信函的初步看法〉《海交史研究》,中國海外交通史研究會、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2001.1。

2013年六月在北京中央美院講座時現代傳播攝影

26 thoughts on “徐小虎簡歷

  1. 徐小虎老师:
    您好!
    我是你的一位读者,在午饭前我刚刚读完了你在大陆出版的这本《被遗忘的真迹——吴镇书画重鉴》。而这本书正热腾腾的就在我的手边,我如此感动,读到近500页的时候眼泪竟然夺眶而出,心脏跳动着,就这样眼中含着泪一页一页的把它读完了才去客厅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我甚至有一点点难过,读完也就意味着结束了近一个月的“侦探生活”。这一个月我就这样跟着我看不见的徐小虎一步一步,一次一次地去探一个究竟。而在其间的无数次,我的冲动是走出家门!去上海博物馆,去台北故宫看画,站在画的前面!听画说话!我抑制着,因为从未去过台北,抑制着,想还是读完了再去吧!

    亲爱的徐小虎老师,谢谢你!

    很开心我能在网上找到你的工作室,我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认真的读过这里的每一篇,抱歉,但是我会认真读的。我不知道您看不看得习惯简体的中文,会不会予您劳累。我是一枚苏州姑娘,今年24岁。我很惭愧,我对艺术不了解,也是画盲,我从小到大就知道中国古画了不起,可是我不知道它们厉害在哪里,这些中国的大画家厉害在哪里。而更多的无奈是,一幅古画摆在我眼前,我怎么欣赏它呢。然而现在我知道了,我一度的排斥它们和无感知,或许是我看到的是印刷品,看到的是无数赝品中的次作,或许是这个圈子的谎言和随意,更或许是我自己的偏见。在很多年后,我重新喜欢中国画是因为一位诗人,木心先生,他是画家、诗人、文学家,也是艺术家,总之,就是很好啦。我在网上看到他的画,后来在他的故居看他的画册。我喉咙哽咽,我喜欢极了!像被催眠了一样。

    而现在,我又被吴镇催眠了。他的画真好!那些传吴镇的作品也那么可爱。

    我感动这本《被遗忘的真迹》,是因为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怀疑一切正视一切的诚恳。书里提到的“手卷”、“披麻皴”、“苔点”、“折带皴”、“筛网”、“量感”等等词汇于我这个小读者都是陌生的,完全不懂,艺术的东西看得太少了。但我都有认真的去查询了解,也终于明白了一些,这也算是侦探的小乐趣吧。^_^但是值得开心的是这本书是好读的,有趣的,也可想而知您在鉴定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但谢谢您,坚持了下来,让我们有幸读到这样的作品。这是我于中国画的启蒙。而不单单只是书画,也改变了许多我对事物,对文学,对艺术的看法。如此珍贵!LOVE YOU!

    我最开心的是这些画被放大了,一棵树、几处苔点、一扁舟。。。画被放大了是这么有趣,这么美,一点点的,闪亮亮的!甚至几次都要对着它们要笑出来的样子。吴镇的《渔父意》这幅画上的小舟被放大了是最印象深刻的,可以清晰看到文人身体的姿态,划船的样子也是那样宁静安和。这一处小小的局部,和整部画的气质都是一样的!我看到的时候心里一喜,心脏跳动着,心想:这就是吴镇!而无数次吴镇画的局部、印象、书法被放大的时候,我总那么感动,狂喜——这就是吴镇,就是孙作说的那个酸馅气、抗简高洁到骨子里,根本不需要转换内在喜欢群居作乐的本性的吴镇啊~~他的气质control着他的笔墨,这是模仿他的人学不来的东西。我也喜欢书中其他的画作,比如唐寅的《函关雪霁》,能听到很开心的声音,车轮的咕噜咕噜声,俏皮而可爱。只是我盯着您罗列的这些画,常感慨于大师真迹笔下的每一处都那么“是他们”。有的赝品局部也是可爱有趣的,热闹的、嬉笑的、惬意的,但是这些模仿者在另一处局部就矮下去了,画得不是那么好了,随意了。

    还有开心的地方,就是书里的参考批注,每一条我也都仔细的看过,您说“气”更倾向译为“psychic energy”,在后来的阅读中更加明白您说的这层意思了。批注的详尽让我总恍然大悟般的更明白了,更好读了。有些批注也很有趣,像个小故事。

    您在书的最后部分,对画中的印象,书法等等做了很详尽的比较,细微到每一个字。我真感动,从未有人这样慷慨的写下,因为在读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困惑了,——怎么一幅画上有这么多的章?就算没有后人的加减与破坏,那么古人在做完一幅画又至少要印多少章?它们分别代表了什么呢?。。可是,您看,您最后还是很好的解答了更多了,谢谢。不过我比较好奇,因此还是去查询了很多关于古人印章的资料。但,很可惜,资料太少了。繁杂而说法不一。我有些失落,可也知道一个疑问就会铺开很长很广的知识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小虎老师,读到书中十六章的时候,我哭了。因为没有几个人是这样去看待艺术,看待艺术和人的关系,没有几个是撇开一切而关心站在一幅画前的珍贵和虔诚。我想到自己以前看画的经历。艺术是可爱的,不是很多人嘴里夸夸其谈的高不可攀和身份地位。我在乎的只是站在一幅画前它会不会催眠我。好几次和一些人去看画,我说我不太喜欢他们的画耶,因为直率的说出自己的感受,被大声批评过,说“你个小姑娘,自己不是画画的,没有读过美术,怎么可以这么狂妄的说你不喜欢呢!你不喜欢它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声望呢!”

    不久前,我在朋友的书店玩,到那里得知书店有个活动,每个人推荐一本书,说这本书对你的影响。那天正好带着刚读到七十几页的《被遗忘的真迹》,我拿出来分享。。很可惜,那晚被炮轰得很厉害,后来和一些朋友谈及,他们也兴趣不大。他们说,这个叫徐小虎的,不是画画的,不是艺术圈的,甚至书还是别人翻译的,怎么去鉴定画呢?不是很荒谬吗?我说,“你们愿意看看吗?先看一看。”他们当着我的面,把书拍在桌上反扣住,一脸不要看的样子。我就很失落的走了。如今,把这本书看完,想起不久前的这些事,心里更加难过了。但是艺术是美的,和文学一样可爱,我看到吴镇的画,还有您说的那些,就过了这个关,因为还是要站在画的前面。去看这些画。我只是为这些50、60后有些惋惜,因为他们错过了和吴镇相识的机会。正如,那些信念于吴镇假画的那些人一样,错失了一个真正的吴镇,那个把房子的线条画的那么温柔的吴镇,那个小舟上文人脸上平和的吴镇。

    呵呵,近一个月的侦探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如同一段旅行,寻找一个东西的同行。再审视自己,觉得自己以前文学上的观点也是不对的,没有更加理性的去认识,在某方面只是一味的偏见与任性。以前自己阅读只是靠直觉,现在知道也是时候去构建自己理性的框架了。心里,不觉对很多层面都明朗了起来。

    谢谢徐小虎老师,网站上的东西也会一一看过的,您是我中国书画的启蒙。好久没有读到这样好的学术书了。愿您能常来大陆,和您的读者见见面,分享新的侦探个案。很可惜,您前段时间来错过了听到您的讲座。而心里更大的愿望,是您辛辛苦苦构建的方法论会有人受到启发,还原更多大师的原貌和精神,让更多的后人通过真迹感知到画家的魅力。虽然,这件事并不容易。很难。

    祝您身体健健康康,每天开开心心。如果大陆再出版多一些您的作品那该多好啊!O(∩_∩)O~等着看啊!

    您的读者

    晶晶

    • 晶晶小朋友,看到你的来信小虎非常感动,没想到在这种时空中竟然还有不专门功艺术史的人会读这本又长又冷门的著作,况论一个24岁的小姑娘!你和中国古书画的缘分又点燃起来了,这就是爱的复活。同时,来自你心怀的鼓励也带来了大喜悅!
      不盲目地跟着他人就会发现自己心里之所爱。一旦抛开成见自由地以心去观看时,真正会启发我们的艺术品、人物、思維、世界的美,都会自然地出现。
      小虎补充

      • 收到小虎老师的回复,心里真开心。读书贵在选择,好书会发光的。只是心里更大的愿望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能放下偏见和固有的思维敞开心扉留意不同的人所作的贡献,能够接纳类似小虎老师所探索而得的方法论,然后一点点拼凑起来,还原中国书画的真正面目,而不是站在很小的立场争论“你认为、我认为”的话题。但我们都要相信哦,在未来一定会有这样一批人循着艺术的本真和魅力,做出正确的选择。对了,我周六要去博物馆看画,听说有几幅明代的作品。愿有一天能走到更远的地方,去饱眼所爱的画作。
        一个人的人生再长再长,都还是太短暂了。能找到自己喜爱的东西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祝您一切都好,常来大陆。

        晶晶

  2. 我是大陆一名研究书法理论英译的博士生,在读您的《被遗忘的真迹——吴镇书画重鉴》英文版,受益良多,对您细致入微的研究由衷钦佩,真渴望能有机会获得您的指点!

  3. 噢,那是一門很有趣、很刺激、也得極小心的研究啊!首先得徹底的了解古人的心意,再得清楚地用英文寫出來,在此,非得有點英文作詩的基礎吧! :)
    你目前研究的是哪個朝代的書法理論呢?

  4. 近兩年前, 我在网上首次看到有關你的”吳鎮書畫重鑒”一書簡介評論時, 感觸萬分. 近日剛找到你自己的网頁, 又見到了你最新發表的博文, 回應, 現謹在此簡單留言如下, 供參考 :

    完全不懂書畫的我, 近年來也巳不知多少次近距离觀察一幅不見經傳, 精美無比, 逼真傳神, 在我看來非常不同尋常的仕女圖古絹畫.

    同時, 我也把作畫者的畫法, 技巧, 畫上細節的時代性, 季節性, 真實性, …..作了自己力能所及的分柝, 琢磨, 推敲…..

    由某某人所作的詩畫, 由當今學者們有關某某人的眾多論文, 由歷史上的政治, 文化, 經濟, 社會風气, 朝庭政令等方面切入…我逐步發現了那幅畫, 作畫者與某某人之間有很多邏輯關聯的情況存在.

    我也開始理解作畫者的心態及那幅畫中讓人視而不見, 隱藏的意境…..更逐步地意識到作畫者, 不論是否是某某人, 在他創作那幅畫時, 強烈尋求的是突破歷來追求作品技藝的傳統, 跳出”憂鬱, 無端惆悵”的仕女圖框架, 賞試超越詩畫一律, 展現真誠, 立求創新, 描繪享受人生. 當然作畫者”他”自己心中很明白…享受人生在他而言僅是某某人隱於內心的”恐未真”矣.

    “他”當年似乎巳由此而成功地把中國畫史上畫人的藝術提升到了高度感性, 描繪人生和生活中人的价值所在的境界.

    這很可能也就构成了當年, 甚而至今人們不易成功仿製此畫的原因.

    當然我也很明白這些發現並不构成有關專家眼目中鑒定書畫筆墨真假的決定因素, 但從常理上來說, 文物是歷史的載体, 尋求它的歷史背景, 全面理解它的表像內涵意境, 還是應該挺有用的.

    但是, 我也知道, 如果沒有如你那樣的多次近距离觀察, 執直深入探索, 沒有互聯网, …… 它可能至今仍是早巳失去當年風光, 一幅掛在古董店牆上, 被認為作於十九世紀, 不再被人欣賞的仿品而巳, 我也就無可能在此留言尋求關注了.

  5. 徐小虎老師, 我終於知道了, “當敬重的前輩們在進行書畫鑑定之後,他們告訴你的往往只是「這不是真的」這一句話而已……..國內外的學者專家大部分都還徘徊於考慮「真假之別」,卻對「假書畫」本身的製造時代與歷代假書畫的演變尚未有太大的興趣。很多都還緊貼著在書畫史中之「里程碑」大師的個人上,而不注意書畫藝術本身在該大師之前後風格連續的演變史”

    四年多來, 我听到的評論自然有好有差, 但總的來說, 多數的確也是…這不像! 那不對 !之類…….總之, 在他們看來, 既然”不是真的”, 不論畫得是否好, 不論是否是”風格連續的演變史”上的”例外”….它也只能是后人仿造偽作的了.

    他們也由此而無意再去細看那幅畫上的一些不同尋常之處 :
    - 全明代風格, 全明代服飾, 享受人生樂趣中, 逼真傳神的人臉,
    - 隱含畫中精妙意境, 飛到貴人手指上的彩蝶
    - 彩蝶左右翅上的兩個並不易令人注意, 但又代表著中國傳統万物互動互補哲理的陰陽圖式的蝶眼
    - ……….

    (詳情盡在電郵中了)

      • 徐老師, 你若早巳不用在台南授課時的電子信箱, 請發電郵通知我.
        收到你的郵件后, 我會把有關詳情發去你現在使用中的電子信箱, 供你參考.

  6. 徐老師, 真如你在”被遺忘的真跡”一書自序中所說的….”竭盡心力地不斷尋找自己也無從知曉與預期的答案….而宛如戲劇情節, 終於在一天的深夜, 哇! 忽然看到了! 我們一起面對全世界三四百年來無人知道的事實! 那种興奮與感嘆真是言語難以形容”那樣…….., 四年多前的一個早春深晚, 我也曾興奮無比地意識到不久前才在网上公開發表的一首近五百年前的古詩竟與一幅突破傳統, 創新地展示仕女享受人生又恐未真意境, 逼真傳神的古絹畫有著特別明顯的聯繫…..
    當然發現詩畫之間的關連並不等同該畫係某人真跡. 然而, 顯然地, 它無疑巳是全面理解那幅不同尋常仕女畫的關鍵所在! 是嗎 ?

    • 噢!好神奇,能否把該詩該畫擺上來然大家看看,分享分享?抱歉好久沒來「工作室」沒馬上回信。。。晚安

      • 徐教授, 你好,
        非常高興, 剛才終於見到了你於六月一日晚在你的工作室網頁上給我的兩個回應. 我於三月二日巳把那幅不同尋常的仕女圖古絹畫的有關照片及情況說明分三份電郵發去你在台南授課時所用的公開電子信箱, 供你參考. 方便時, 請查閱.
        深切期望能得到你的關注與指導.

  7. 徐教授:
    我从小喜欢中国书画,在杭州读书时最喜欢去西湖边的浙江博物馆看画。
    现在终于可以开始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刚看完你的《画语录》,非常喜欢非常享受!
    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所以习惯逻辑性的思考,对现在国内书画投资、专家鉴宝之类的胡说八道非常反感。你的结构性的分析断代方法非常有道理,谢谢!明天准备去邮购你那本关于吴镇的书。
    我最喜欢的是倪瓒,在上海博物馆买了两幅柯罗版的挂在办公室。不知您是否有关于倪瓒的研究成果?请告知,谢谢!
    我在上海,如您有到江浙沪地区进行学术报告,请告知,希望能听到您的演讲!错过了您去年在杭州中国美院的报告,真遗憾!

    感谢您把科学方法带给中国古老的书画艺术!

    • 多謝來信鼓勵,剛剛才回台灣家裡打電腦,抱歉這麼晚才看到留言,非常感動。土木工程有他的精准要求
      書畫斷代依然,您試試看看您所愛喜的倪瓚體電視那一些呢? 哪些也在別人画裡碰到過呀?
      今年原來的講座挪到明年去了,明年六月之前不會有啥公共場合演講的吧
      明年再看看

  8. 徐教授您好

    本人住在台灣,是從事不動產投資事業,對中國書畫有些興趣,近日拜讀「被遺忘的真蹟」的大作,非常佩服研究的方法及成果!
    歐洲友人有收藏ㄧ古畫作品,委託我找專家考證作品相關背景等,我們認為有可能是元代重要作品,希望作品能夠給您目鑑,不知是否方便?
    聯繫方式:郭建宏 1964年生
    電話:+886939502585
    Email: service@gtcr.com.tw
    Line ID: service0
    we chat ID: Kuo-Chien-Hung

  9. 徐先生您好,

    最近有幸拜读了您的《被遗忘的真迹》广西师范大学所出简体字版,堪称Magnum Opus,如饮醍醐,实在叹服。您的作品无疑是一部严谨的学术著作,但同时却使读者感觉像在阅读身临其境、惊险刺激的侦探小说,时时爆出冷汗与喜悦;对于喜欢传统中国绘画的人而言,又像是字字珠玑的指导书,至少在下读后,自身创作时对空间感、流动性等的把握,都有了很大提高,实在感谢。特别后语“关于感知”,读来很有庄子作品的感觉,值得一再讽诵。

    然而因爱之深,也希望本书中文版再版之时,能够更加完善,故此献曝一、二,唐突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广西师大简体字版页133,《题吴仲圭诗画次韵》中“因走笔次吴隐君,诗韵题于上”,两句应连读,之间的“,”应去掉。

    同页最后一行,“歌诗悠长”应作“歌诗更悠长”。

    306页《风竹图》题词,应断作“东坡先生守湖州日,游何、道两山,遇风雨回,憩……”而非“东坡先生守湖州,日游何道两山,遇风雨,回憩……”,隔两行“不忍旋去”看写真似应为“不忍捨去”。

    382页注释六陈后楣文《元末闽浙画风与明初这派形成》,应作《元末闽浙画风与明初浙派形成》。

    403页5-6行“方珠印”应为“方朱印”之误

    409页最下方赵孟頫所论“皆未必能用意精深仲宾也”,“精深”与“仲宾”间是否漏一“如”字?

    494页-495页所录李日华纪录,错讹甚多,不审是否嘉业堂丛书本原文如此,?尚未得空查证,略举数例:

    页1原作应为杜牧诗,“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正是客心孤迥处,谁家红袖凭江楼”,录文“漫”作“慢”;“风紧云轻”作“风系云清”;“红袖凭江楼”作“红树倚红楼”。

    页2“红叶村西夕影余”,似应为“日影余”

    页3“枝叶扶苏有真态”,似应为“扶疏”

    页5“似之来游武塘,下访出秩索拙作,匆匆行意秉烛而为之”应断作“似之来游武塘,下访出秩,索拙作,匆匆行意,秉烛而为之”;“老草率意”恐应为“老草率易”;“他日泛蒸造竹所”中“蒸”后恐漏一字,应为“蒸溪”

    页7,“因图醉里八景”,醉里似应为“檇李”,此图应即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嘉禾八景”图。

    529页注释4高居翰名字前有一both,应该删除,想应是从英文译成中文时电脑操作留下的痕迹。

    549页题词第二行“醉李春波门”,应为“檇李春波门”,录文后誊写错误中未指出,本人认为,这里作伪者的笔误不但反映其学养,也暴露其身份和活动所在地。

    556页“我观大地众生,俗病易染难去”,从佛经体例,似乎应断为“我观大地,众生俗病,易染难去”为佳。

    不知先生以为然否?也趁机向先生讨一热心读者BONUS。并颂

    教安

    伯芗
    拜上

    • 親愛的熱心讀者伯芗! 您的來信和愛心,讓小虎深深感動、感激、 感恩

      這麼晚才看到這封重要的信 是因為平常住在尼泊爾的高山叢林,沒有網路
      現在身在美國更換心律器的電池,女兒家能上網,終於回到自己的網站
      您仔細的閱讀,校正,真是然小虎大大開心
      竟然有人真的在看這本太后太長太專業的論文。。。
      馬上轉給了理想國編輯負責人
      可惜此地沒有這些書籍 不能和您合作對照
      但是知道所提的陳厚楣 (現在)應該是宋厚楣

      下週會回大陸講座,可能總於能和您碰面了 :) )

      感動之下的學者
      小虎再拜

  10. 徐老师您好,今天下午就要见到您了。这是我看到您的著作后,给《美术报》写的书评,请您多多指正。我自己画了很多年画,对绘画鉴定有一点自己的心得,希望我们能够多交流。比如我临北京故宫藏的赵孟頫的小楷《道德经》,就觉得字不对,最后去对照项元汴和赵孟頫的印章,全都是假的。我还看出来好多不对的画,根据画家的绘画习惯就能断定,因为我一直都画文人画哈。不过对吴镇,我觉得还有商榷的地方。比如徐禹功的《墨梅图》后面有吴瑾和吴镇的梅花,这个值得研究一下。
    他山之玉,奚辩珷玦 ——《画语录》札记
      2014-07-15 09:37:17 来源: 美术报 作者:王亮
      《〈画语录〉——听王季迁先生谈中国书画的笔墨》,是1971年至1978年这8年间,徐小虎女士与王季迁先生对中国画笔墨问题展开的探讨,集结成文后于30年前在台北的《故宫文物月刊》上连载。上世纪80年代中期徐邦达先生曾读到此文,数次向王先生建议在大陆出版,经过多方努力,2014年经广西师大出版社发行简化字版。此前徐小虎女士上世纪80年代关于吴镇绘画研究的著述《被遗忘的真迹——吴镇书画重鉴》,也于2012年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得以出版。这类在境外出版数十年的美术史著作,在当代本不该长期被遗忘与忽视的。
      
        《画语录》是王季迁先生在绘画鉴赏方面的一部“口述历史”,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中国画笔墨气韵独到的认识。在解读历代画坛诸家的笔墨韵致和内涵时,王先生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层次的参考。比如对董其昌的笔墨,王先生说:“他在组合深和浅、干和湿的方法中有一种幼稚的趣味,这是董其昌伟大的地方,他永远显得不成熟,也没有习气,直到最后都保有天真的本质。”又如对文征明的绘画,他认为文征明只是受到元代绘画思想的影响,在此基础上“加了一些颜色和故事性,在笔墨上却没有任何的进步,文征明的绘画就像一种非常雅的装饰艺术”。宏观的绘画史上,王先生认为:“在西方画史上,我们可以说中古的宗教画等于我们的院体画,而从现代、从印象派开始,则相当于我们的文人画。” 对绘画分品,王先生也认为“神”、“能”、“逸”三品足以定位画之本质。此类独到的胜见遍布于此书。对于历代画家与绘画的认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胸臆和品评标准,王先生之所以专注于笔墨研究,来自于他经年鉴定古画的职业习惯,因此该书从头至尾都是围绕着笔墨进行论述,不涉及画家品格、文辞、德行等文人修持方面的内容。
      
        王先生对笔墨表现出的“雅”、“俗”韵致看待得非常豁然:“画家老年的画趋向于‘俗’没什么稀奇。沈周、王翬晚年的作品就可以证明我所说的,的确比以前作品稍匠或俗。” 因此在笔墨问题上,王先生并不把笔墨与作者的品格进行关联。正如徐女士问道:“似乎很多人都以为‘雅’和品德高尚有直接的关系。”王季迁先生依然是从笔墨角度去说:“不,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雅’不表示一定要有高尚的品德,一个雅人也许非常坏,品格并不好。董其昌的名声就很坏,因为他缺乏高尚的品格。”依王先生的观点,以人品论画品,或者以画品定人品都显得较为偏执,因为画家作品的质量会依据各种客观条件而具有很大差别,石守谦先生在《沈周的应酬画及其观众》一文中列举了很多这样的例子。允明《沈石田先生杂言》记载沈周曾言:“庸绘之人恳请者,岂欲为玩适,为知者赏,为子孙藏邪?不过卖钱用。使吾书画易事,而有微助于彼,吾何足靳邪!”由此可见,笔墨对判断绘画的真伪优劣的重要性。而王先生也深知绘画的雅俗不单是取决于笔墨。王先生说:“将笔墨看得这么重要,可能是不对的,会遏制很多的表现力和创造力;可是,仅因为表现,甚至是最高的表现而牺牲掉笔墨内在的趣味,我认为这是一种极大的牺牲。”我们应该达到中庸的地步,就是两者兼有的好画,以好笔墨来创造与表现内涵(笔墨里面的味道)。
      
        跟随着王季迁先生对中国画诸家笔墨抒发独到的见解,会让我们对笔墨的内涵意味进行更多的体会,作为一部“口述历史”能够看到王先生个人对中国画认识的角度,虽然本书从头至尾都是从绘画的“笔墨”进行讨论,进而从“笔墨”气息的雅俗进行阐述,但是他品评绘画的独特角度,却是与个人的审美、眼界、学识、品格都息息相关。通过这部《画语录》,参照王先生一生的履历和行事的相关资料,去走进王先生的内心世界,研究他的审美观念与鉴赏经验如何形成,也许会别有意味。
      
        以附录《吴湖帆先生与我》一文为例,王先生对恩师吴湖帆先生的性格、书法与绘画进行全方位的赞誉,而吴先生的另一位弟子陈巨来先生,在其《安持人物琐忆》的平生自述中,将恩师如何制假贩假、用一技之长怎样骗钱骗色等事情,全部述而不作地勾勒出来,还原出来更见本色和性情的吴湖帆先生。相对王先生对恩师的描述,出于为尊者讳而不涉及人物的臧否品评,所以他同样在品读绘画中,也仅止在笔墨上进行甄别品藻。也许是对于鉴赏家而言,以鉴别绘画的真伪和技艺的高下为主,画家的品格才情并不影响绘画优劣的判断。而陈巨来作为一名散淡闲适的艺术家,自然更多关注人物的品格心性与才情。脱离偶像崇拜的观念,更能还原人物本身的性情和品质。反观对近当代艺术家的评论,更多的理论家应该反省自己的笔触是否“巧言令色”,自己的行为是否“欲盖弥彰”。
      
        中国画发展过程中,随着绘画的形式和笔墨的不断发展,品评的角度也在不断扩展,宋元时期尚可仅从绘画本身进行品藻,但明清以来文人们将中国画拓展成为诗书画印的整体构成,画家的品格德行在绘画品评中则凸显出重要性。关于人的品性与道德,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在人格理论方面的研究中写道:人性生而具有,而非后天形成。它有一个本质的、内在的结构,该结构由种族内所有成员的内在潜能和价值构成。马斯洛认为人性生而具有,并非后天形成。王季迁先生在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时候也巧妙地说道:“你会发现有些人生来就极雅,而别人也许读了万卷书但最后仍然是俗的,这对绘画或任何事情来说都一样,换句话说,笔墨就是一个人内在天赋的一部分”。
      
        无论是笔墨的意蕴还是个人的品德,碰巧都有“天生德于予”的理论与见解,暂不论对错,总之,如今能见到王先生毕生读画所获得的经验感受,要感谢徐小虎女士,这是每一个爱画之人的幸事。

    • 《义门吴氏族谱》里的人物和他们的藏画,和吴镇的收藏印,这两个线索很重要。郑思肖的《墨兰图》,扬无咎的《墨梅图》,米友仁的《潇湘图》长卷等作品都有吴镇的藏印,可以对照吴镇其他作品的藏印去观察。甚至可能巨然的《秋山图》都可能和他有关系的。《嘉禾八景图》我看不到高清图片,但是从文字内容,我觉得也值得审视一下。依据我从绘画习惯和元代画风来看,您的判断是准确的。但是还是有扩展的可能性。

  11. 我买了并读了《画语录》,不知英文版在哪里可以找到买到?Amazon上没有找到。谢谢老师。

    • The original English transcript is in the hands of many distributed by James Cahill at the time. My own copy got lost somewhere in all the moves from country to country. Am sorry for disappointment. AM hoping one day to locate the very tapes of all our conversations in Chinese, which tapes too, for the moment have vanished int thin air… so is life :) )

  12. 徐小虎老师:

    我是一个刚刚今年(2016年)在中国美术学院入学的中国书画鉴定专业博士研究生。从很多意义上说来,我都是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学生 – 我今年已经61岁了,而以前不论是专业学习还是职业道路都与美术史或书画无关,在这个年纪做出这样的选择更多地是为了一份从儿时开始就有的梦想和热情。这些天正在读您的大作《被遗忘的真迹》,深深地为您的执着和职业精神所折服。如果不弃,我希望您能够能够回我一个邮件,英文或中文都可以,我想就专业学习上遇到的一些疑惑向您请教。希望这不会占用您太多的时间。

    下一次来中国不知是否有机会能够见到您本人。听说几年前您曾到过中国美院来开讲座,希望能在不久的将来能在现场聆听您的教诲。

    遥祝安康

    孙健

    • 孙/简(??)同学您好,小虎一直在尼泊尔深山丛林无WI-FI的野地 修行修心服务
      今天在南京几天才上网,看到您的来信非常感动。问题就在于,为何大家不质疑不问而接受传下来的误解的更新误解。。。哪时美院再邀请的话,小虎肯定回来吧。 今日好像会出文章似的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